周冬雨排列英文名叫什么 周冬雨排列的屏幕有什么优缺点(图文)

“周冬雨排列”,是由屏幕制造商BOE(可能是为了规避专利)在其OLED显示屏上采用的子像素排列方式,因酷似题主的表情包而得名(命名者不详)。该种排列多见于手机厂商华为发布的旗舰机型中,例如部分Mate 20 Pro和P30 Pro。其特点是在标准RGB排列的基础上将绿色子像素简单地一分为二,因而导致子像素排布不均匀;标称像素数以绿色子像素数为准、红蓝像素数量减半;具有显示精细度不足、显示内容边缘偏色的突出特点。

(所以结论是……很抱歉,不厉害。。。但是论脑洞还是挺厉害的。。)

其显微照片如下图。

显微照片来源于Zealer上手视频,标注by小扁蓝超威

 

下面复制粘贴一段之前的分析。(原载于微博 @小扁蓝超威 2019年3月27日文章)

 

下文用到的所有信息均可见于图中的手工标注。

 

让我们从左上角的黄色框内看起。

在《RGBRGW》那篇文章中,我提到了“亮度主像素”“逻辑主像素”的概念。显然,BOE的这种排列并没有犯LG早年的错误,其两种主像素均为绿色像素。但问题是,在几何上看,所有绿色像素所处的位置并不等价,它们分为两种:如果我们把标称ppi时计数的逻辑像素最小间隔记为1(由下方浅蓝色标记画出),相邻两个绿色像素的最小间隔约为0.54或1.23。

(至于蓝红色像素的最小间隔约为1.41,这几乎成为OLED排列的常识了。)

——或许你想简单粗暴地认为,这样平均间隔只有0.9,所以显示精度应该比间隔为1的“标准p排”更高。但很遗憾,事实并不是这样——如果算术平均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话,我们这个世界就不应该有人吃不饱饭。

 

然后我们脑补由这样的排列显示竖线、斜线会发生什么(我也没实际看过实际是怎么调教的,所以暂且揣测一下),如图中两条白色线标注的那样。

显示竖线时,要么像左边白线那样呈现横平竖直的锯齿(当然RB两色像素可以通过亮度调节来稍稍弱化这种锯齿效果),要么像右边那样呈现斜锯齿。左边的情况中,锯齿周期为2(是不是一个很熟悉的数字,与RGBRGW里无法解释的颗粒感如出一辙),但是深度只有大概0.5,所以实际观感是一个比较玄学的状态,我们很难找到一个确定的系数去折算右边的情况就比较简单,ppi直接会打个根号2的折扣,即71%。

显示45°斜线时,情况显然就会类似于右边折线中的一小段那样,几乎没有别的可能。这时候你就看出算术平均是没用的——不规则的像素点无法像钻石排列那样完美契合45°斜率,因而每个子像素都会产生奇奇怪怪的锯齿,这个我们也很难计算。

 

所以你们问我如何计算等效ppi,很抱歉我算不出来。

但本着“我做不了就是没有用”的原则,我可以说:等效ppi只是一个辅助我们理解显示精度的参数,最终的目的还是看屏幕的显示效果,我们不必舍本逐末。(手动狗头)

 

在《RGBRGW》那篇文章里,我主要强调了排列亮度的重要性,而今天,我想强调的是几何结构的重要性:分两部分,一个是子像素在“最小重复单元”中的几何位置,一个是单个子像素的几何形状

前者决定了子像素在实际显示中的独立性,即它在观感上是否能够像被控制亮度时那样独立;后者决定了在各种角度显示时的锯齿有多大、有多深。

意识到这个问题,你就会明白三星为什么抛弃了早期p排,换上了子像素更小、几何上更均匀的“钻石排列”——后者在这两点上都要明显优于前者。

刚才已经说过了BOE这种排列中几何形状有问题的后果,最后针对几何位置再给一个提示:如果我们忽略所有子像素的颜色,你会发现无论是标准RGB、RGBW、RGBRGW、早期p排还是现在的钻石排列,每个子像素在位置上都几乎是等价的。而BOE这种排列不是——它更像是把一个与RB等价的G像素强行拆成两个,它们能独立控制亮度,但却因为几何位置(相对于其他像素)过于接近,在我们的视觉读取时候显得并没有那么独立。

——前阵子大家吐槽三星GM1的伪48MP实际只能四合一读取,跟这个排列简直是异曲同工。

 

这类设计,你说它们不是创新吧,也不对;但你说它们是创新吧,又好像还不如不创新、老老实实用标准的RGB或者Bayer……

——不如叫做“标新立异”,或者“锤科式创新”。

说句题外话,其实很多看着高大上的英文缩写拆开都是很简单的单词,比如你们知道ToF写开是什么吗——Time of Flight。

类似地,我们这个锤科式创新,不妨写成IoS(Innovation of Smartisan)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周冬雨 英文名 屏幕 优缺点 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