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苟晶被顶替事件山东教育厅纪委处理结果 邱老师女儿简历照片资料

 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的初期,权力在资源分配中扮演中格外重要的角色,这段时期格外重要,成功完成权力与市场在资源分配中的重要性转化的地区会迎来经济的繁荣,社会的活跃,在城市之间的竞争中也将占有巨大的优势;而相反,那些权力被一小群人垄断的地区,其社会注定陷入严重的内卷化,经济缺乏活力,人口外流,而这一切又进一步加重社会的内卷化,如果权力的垄断不能被打破,这样的恶性循环会一直持续下去,最终使当地的社会状态一潭死水,再掀不起一丝波澜。

两个苟晶

山东姑娘苟晶绝不会想到她的人生会如此魔幻。

1997年,香港回归,举国欢庆;亚太金融危机爆发,世界的经济格局将被重塑,而苟晶也在这一年迎来了她人生的转折。

出身农村的她一直希望通过高考来改变命运,而在1997年的高考中,成绩一直很好的她却意外落榜了,苟晶高考那年,满分是900分,她每次模拟考试成绩都在700分以上,但是这次,大榜上的她,成绩只有500多分。

是她发挥失常吗?也许吧,她选择复读一年,复读期间,她的成绩十分稳定,一直是班级前几名,但是高考时,她的成绩同样“稳定”依旧是500多分,这样的成绩不够任何一所她报考的大学的最低录取线,但魔幻的事情发生了,一所她从未报考过的湖北的中专却莫名其妙的录取了她。

苟晶的命运漩涡,北方的权力暗箱和日趋严重的社会内卷化

 

她来到这所一定都不像学校的“学校”后意外的发现了这里大部分学生都来自山东,而所有的山东学生都来自济宁和潍坊,上学期间,苟晶深刻的感受到这里学不到任何东西,于是一年后,她选择退学。

退学后苟晶只身一人来到浙江,因为学历不高,她无法进入大公司,只能从对学历没有要求的工作干起,她摆过地摊,做过销售,还曾经被骗入过传销组织,最终在做起了电商。

事有凑巧,苟晶阴差阳错的撞入了一个风口,她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选择了一个即将起飞的行业,经过多年打拼,苟晶在杭州买了大房子,女儿也如愿考入了北京的大学,一切看起来都还不错,除了那个秘密,那个本该石沉大海的秘密。

2002年,苟晶在北京上大学的同学告诉苟晶,她有一个来自济宁的同学也叫“苟晶”,而且二人长相十分相似。

一年后,苟晶的同学告诉她邱老师的女儿回到她当年就读的高中工作了(这点请注意,很重要),但邱老师的女儿不姓邱,而叫“苟晶”。

这一年,苟晶的高中班主任邱老师写信向她道歉,信中说:“是自己女儿顶替了她上大学,自己女儿智商不高,成绩不好,于是作为父亲的他十分着急才出此下策。”邱老师在心中表达了歉意,但是也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句:“你妹妹今年上高中吧?”

苟晶的命运漩涡,北方的权力暗箱和日趋严重的社会内卷化

 

此时的苟晶已为人母,她没有精力去追究这件事,而且,她也害怕她要上高中的妹妹会受到区别对待,于是她选择了仍然。

但是这件事始终是苟晶心中的一道伤疤,每每触及就流血不止。

2015年,苟晶的事业已经有了一定起色,在这时,昔日的同学告诉苟晶,邱老师的女儿现在并没有教课,而是在干后勤。

今年夏至,苟晶终于将那个埋在自己心底23年的秘密公之于众,一时之间,举国震惊,人们同情苟晶和所有被冒名顶替者的不幸,而真正让人愤怒的是,地方的权力竟然可以如此霸道,可以将高考这样的神圣的可以改变命运的考试随意蹂躏。

权力的“局”

请原谅我用了略显冗长的笔墨梳理了一下这件事情的始终,这么做是为了尽可能全面的回答一个问题:苟晶是怎么被顶替的?

在刚刚看到这个新闻时,相信大家与我一样都颇为不解:这个顶替苟晶上大学的人,她不叫苟晶,她怎么入的学?就算她手眼通天,弄到了足以证明她就是苟晶的假身份,她顺利入学,又顺利毕业,但是,她毕竟不是苟晶,她要如何以苟晶的毕业证求职,又如何在获得工作后顺利工作?

在梳理了整个事件后,答案也逐渐浮出水面,一切都是权力做的局,在这个权力之局中,各方权力密切配合,竟然形成了一个从成绩替换到毕业后就业的闭环产业链,而可怕的是权力之外的人对此一无所知。

苟晶的命运漩涡,北方的权力暗箱和日趋严重的社会内卷化

 

事情大致的过程应该是这样的:在高考之后,当地的人偷偷调换了苟晶和邱老师女儿的成绩,当然这种调换只是做给当地学生看的,在国家的教育系统中,考入北京某所大学的仍旧是苟晶,但是学校却发布一张所谓的苟晶落榜的大榜。

真苟晶以为自己落榜了,而邱老师的女儿,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当地有关部门的配合下调换了学籍,更改了身份,神不知鬼不觉的以苟晶的身份前往北京上了大学。

被蒙在鼓里的苟晶不甘心,她以为是自己发挥失常,于是她复读一年,再次参加高考,但其实,苟晶做这些毫无意义,因为在国家的教育系统的档案中,苟晶已经大学在校生,她没有资格参加第二年的高考,第二年高考,在当地的一番操作下,苟晶可能在填报志愿时信息就被人修改,而让她替别人考了一次试,也有可能她的试卷直接就被当地销毁,因为反正苟晶就不应该出现在当年的高考中。

苟晶的命运漩涡,北方的权力暗箱和日趋严重的社会内卷化

 

而那所她没有报考却录取了她的校内充满了山东济宁学生的湖北的中专,很可能是这个局的一部分。

你以为这个局完了吗?不,当然没完,因为最终的目的还没达到,顶替他人上大学者,其目的肯定不是到更好的学校,学更先进的知识,而是为了以这个学历为敲门砖,去获得更好的工作,但是,邱老师的女儿毕竟不是苟晶,如果真的堂而皇之的以苟晶的毕业证去找工作,很可能露馅,那么,这个好工作要到哪里找呢?

当然是当地,只要回到当地,一切就都在他们熟悉的权力体系中,在这个权力体系中他们呼风唤雨,他们为所欲为,纵然大家都知道这个拿着苟晶毕业证的人不是苟晶,大家也会装聋作哑,心照不宣,因为大家都是这个权力闭环的受益者。

邱老师的女儿以苟晶的学历换来的敲门砖,敲开了父亲所在学校的大门,至此,这个权力主导的闭环才真正完整。

这个森冷的闭环,无情的排除了权力以外的一切。

命运的转折

后来的事情的发展走向显得更加魔幻,真苟晶没有大学文凭,被逼无奈南下浙江,一番奋斗之后竟然在电商领域打下了一片天地,获得了不错的收入,在杭州买了大房子。

而那个以苟晶身份获得敲门砖进入父亲所在高中的假苟晶却也只是在后勤谋一份普通的差事。

在邱老师的女儿报名顶替苟晶上大学时,两个人的命运开始了第一次转折,因为权力的运作,邱老师女儿的人生急速上升,而苟晶的人生迅速跌落。

这次转折后,邱老师的女儿的起点高出了苟晶不少。但时间永远向前,命运不会在某一刻定格,是什么让苟晶在未来的20多年里获得了比那个冒名顶替她的人更好的职业生涯呢?是什么让二人的命运发生逆转呢?

是选择,苟晶在十几年前作出的去浙江打拼的选择,尽管这个选择可能更多是出于无奈。

苟晶来到杭州时,正是电商经济刚刚起步的时候,其实,电商经济兴起之前,浙江的商业氛围就已经很浓郁了,此时的浙江,人们的生活所需大部分会在市场上得到满足。

宽松的市场的环境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机会,权力虽然依旧在资源分配上起着重要作用,但它也正将这种重要性逐渐让渡于市场,勤奋的苟晶在这些机会抓住了一个机会,然后借着不断扩张的市场,改写着自己的人生。

帮助苟晶改写人生的是什么?是那个市场决定资源如何分配的相对公平的社会规则,是那个权力会被规则限制的社会环境。

苟晶的命运漩涡,北方的权力暗箱和日趋严重的社会内卷化

 

而反观那个有大学学历的假苟晶,她回到了当地,以学历敲开了父亲所在中学的大门,她成为了权力的受益者,但是接受了权力带来好处,就必须接受权力制定的规则,这规则就是任人唯亲,论资排辈,邱老师以一个老师的身份是注定不可能接触到当地权力的核心,所以,他的女儿能够从权力中获得的好处也注定十分有限。

如此看来,邱老师的女儿有这样的人生一点也不奇怪。

这一切,深谙当地权力运作规律的邱老师应该了解,他应该能够想象到结局,当然也许在他眼里这就是个不错的结局。

写到这里,我突然感到很悲哀,这场当地的各方权力密切配合联合上演的,不惜以牺牲一个个寒门学子命运的,践踏国家教育公平的大戏,最终目的,竟然只是让自己的子女回到当地,谋一份不好不坏的差事,无论从道德层面还是从风险与回报的比例层面都显得格外的不值。

2010年,一位冯姓北大博士曾经做了一份关于县城权力结构的报告,他在报告中甚至用到了“政治家族”这样的词汇来表达他曾经任职的那个小县城的任人唯亲情况之严重。

而在分析这些有背景的在县城中如鱼得水的官员之外,他也指出:那些没有背景的政府工作人员,由于是“局外人”,很难得到晋升,他们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失望情绪,而这些情绪不可避免被带到了工作中,而这势必导致当地政府的效率低下。

而在社会资源被权力垄断,而权力本身又被少数家族垄断的地区,其经济注定没有多大活力,这样的地区,在地区之间的竞争中,注定不会有任何胜算。

苟晶的命运漩涡,北方的权力暗箱和日趋严重的社会内卷化

 

资源一旦被权力垄断,那些接触不到资源的人就难以在当地找到什么机会了,他们只能背井离乡,来到权力不那么霸道,不那么看关系,市场较为开放的地区去谋得一份生计。

而留在当地的人只能继续那么由权力主导的,效率低下的无趣游戏,对于这样的地区来说,内卷化是不可避免的结局,这种情况发展到极致,这些地区就会出现社会各行各业的从业者都是关系户的景象,那景象一定十分魔幻。

对于为什么在23年后的今天将自己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情公布出来,苟晶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要给父亲一个交代,苟晶回忆到,父亲一直为这事耿耿于怀,父亲一度十分自责,他认为,如果自己是个有能量有权力的人,这件事就不会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

看来即使是身为一介农民的苟晶父亲都对于当地掌权者的手眼通天有所耳闻,但令人遗憾的是,长期生活在权力阴影下的他已经不认为权力这样为所欲为有太大问题了,他反而将自己不掌握权力当成了一种罪过,一个朴实的农民的价值观已经被严重扭曲。

谈到自己家乡时,苟晶坦言,自己在杭州扎根后就很少回老家,因为那里是她的伤心地。

23年过去了,如果按照所取得的经济成就来看,苟晶已经无悬念的超过了顶替她上大学的那位女生,这样可以证明苟晶凭借自己努力扳回一局了吗?不知道。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济宁 苟晶 事件 山东教育厅 纪委 结果 邱老师 女儿 简历 照片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