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华为被美国打倒破产,对中国普通老百姓和我们有什么影响?

那就意味着,在全球商业链条中,中国企业不可能再成为白领了。

高通凭什么全球针对手机的销售,直接抽取一定的点数?

  • 是因为高通的芯片值钱嘛?其实高通收取的费用和芯片的售价是两码事,是根据你的销售额收的。
  • 是因为使用了高通的产品吗?其实就是用 MTK 的芯片,这笔钱也是要收的。
  • 是因为创新需要大量的金钱吗?其实 ARM 的收费比高通便宜太多,创新也没有停止。

高通的收费,本质上,和他提供的商品,服务和技术都没啥关系。只是因为美国设计了全球的知识产权收费体系。而这个体系里,就是有一个白领的位置,规则允许他躺赚。

所谓“一流的企业定标准”,在 50 年代美国跨国公司横行的时候,或者 80 年代日本出口统治全球商业的时候,其实都是不存在的

自由贸易的规则下,美国决定性的败给了日本之后,他们设计了一套不能再被打败的新规则 - 即全球知识产权收费体系。在这个规则下,一流的企业,才定标准。

美国用全球的政治军事影响力保障这些企业收费。其实,这种按照销售额抽点的规则,更像是全球征税。

美国辛辛苦苦的设计全球市场,全球产业链,而且辛辛苦苦的把美国企业放在产业链的最顶端,用军力和外交确保他们能全球征税。。。

结果,突然,华为理论上也可以全球征税了。。。

自己坐在特权的位置上,设计了个上阶级跃升的阶梯。本意,只是忽悠蓝领好好工作的。。。结果有人竟然爬上来了。。。恼羞成怒之下,肯定是要全面反攻倒算爬上来的整个过程。

 

从历史到现在,中国只有两次真正触动了美国的霸权特权,一次在鸭绿江在三八线,挡住了美国政治军事触手,第二次在深圳龙岗区,踏上了美国的高科技保留地。

 

作为一家通信基础设施提供商,华为触碰的根本不是美国所谓的国家安全,而是美国在现代国际社会中的管理员权限。

美国司法部巴尔在演讲中解释了美国为什么必须绞杀华为,他说的打击华为根源,不是那些精神美国人洗脑的所谓对伊贸易,连网络安全借口他都看不上。

华为只有像法国阿尔斯通一样,被美国企业收购甚至肢解,被特朗普当做贸易战的人头战利品,一遍遍向选民炫耀,美国才会罢休。

说实话,作为现有全球经济贸易体系里的优等生、模范生,华为一直靠爆肝式的工作强度,靠用脸接别人巴掌的生意态度,才实现国际通信市场的一点点逆袭,简直是再和气不过的中国崛起之道,比日本当年那些株式会社毛毛躁躁收购美国地标的作风要乖巧多了。

结果,还是遭遇美国十几年如一日的打压,甚至拿出“无限追责”这种肆无忌惮的破坏性手段。

如果连华为的路都走不下去,全球化时代,中国和平崛起根本就是一条死路,要么核大战,否则只有内卷内卷再内卷。

清华大学阎学通教授说的很清楚,如果我们保不住华为,那么保住这个国家也难了。

贸易战打到现在,已经彻底进入了朝鲜战争时期的上甘岭阶段。

华为守的就是上甘岭。

只有华为活下去了,才有了国家在贸易战谈判中赢到最后的筹码,才有国内信息技术相关行业的遍地开花,才有了小米OV中兴们免于被肆意压价甚至断粮的底气,才有一带一路和人民币国际化顺利推进,才有了就业加薪而不是单单房价飙涨,才有国人在全球化与5G时代可以选择不必爆肝996的自由。

这不仅是一次战场的胜负,或者一家企业的成败,更是一个国家兴衰的关键节点。

1

1952年秋冬的上甘岭之战,对于志愿军战士与美国大兵而言,从一开始就是一场不同寻常的鏖战。

因为最后胜败,不在战场,而在板门店的谈判桌上。

朝鲜局势自1951年6月,志愿军第五次战役结束,双方在三八线附近形成了对峙格局。

此时的美国军费节节暴涨,甚至逼近二战巅峰水平,但换来的是胶着不利的战事与此起彼伏的反战游行,让杜鲁门总统和他的民主党面临严峻的选举压力。

于是,美国通过苏联,向中朝传递谈判的信号。

1951年7月,板门店谈判开始,三个月后,双方焦点便落在了小小的上甘岭。

1952年10月14日,美军策划了“摊牌行动”作战计划。这个计划的狠辣之处在于,只要美军控制上甘岭,就能通过山下公路直插一马平川的后方平原,动摇整个三八线志愿军的对峙态势。

到时候,不仅板门店谈判桌前中朝代表陷入被动,美军甚至可以长驱直入,再次逼近中国鸭绿江边境线。

为了拿下仅有两个连守卫的高地,联合国军出动三个步兵营,进行集团冲锋,以牛刀杀鸡的架势乌泱泱汹涌而来。

掩护他们的,是200架飞机+300门大炮,以超过二战水平6倍的火力强度狂轰烂炸,将3.7平方公里的上甘岭围得苍蝇都飞不进去。

离战场不远的联合国军后方,许多国际报纸记者受邀来到前线,拿着长枪短炮,准备见证着一场精心准备的胜利。

半个地球外的华盛顿,杜鲁门总统焦急地等待着,上甘岭似乎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但战事走向完全不受美国人控制。

志愿军吃了太多美军重火力的亏,所以在三八线对峙的一年多里,战士们想方设法在坚硬的山地岩石间,挖掘构建四通八达的坑道工事。

有了坚固的坑道在,美军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效果大打折扣。到了夜里,上甘岭守军便冲出坑道,收复表面阵地,“摊牌行动”第一天即告失利。

志愿军高层看到了“摊牌行动”的险恶用心,倾尽全力突破封锁线增援上甘岭。无奈美军炮火史无前例,前线减员太快,逼得军长秦基伟将军把自己的警卫连也送了上去,但最终只有二十多个人到达阵地,其余全部牺牲在美军的火力封锁线上。

另一边,在公众面前颜面尽失的美军也只能硬着头皮加码。

最终,两个连的阵地上,战斗规模迅速扩大为团级、师级,最终达到军一级战役级别。仅美军前后就出动了六万余人。

一场精心设计的速胜,变成了史无前例的血肉鏖战,变成了吞噬兵力与士气的无底洞。

无数与敌同归于尽的烈士、许许多多坚守阵地的孤胆英雄,换来的是美国人,在与日俱增的伤亡与不堪承受的心理压力下,耗散殆尽的战争意志。

到了战役后期,各国参战部队几次轮换,联合国军在远东已经没有可用兵力,美国本土也绝不会再派军队过来。

1952年11月20日,上甘岭战役结束。至此,美国各界就形成了一个共识,在朝鲜的军事行动已经无法获得任何战场和外交上的利益。

两个月后,杜鲁门卸任,其所在的民主党大选失败,此后美军再无攻势,直到朝鲜停战协定签订。

六十多年后,特朗普走上了杜鲁门的旧路。

2

过去一年多,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摊牌,从贸易谈判,南海“自由航行”,香港台湾问题,人民币汇率问题,再到如今的新冠疫情,处处针对,极限施压。

2019年5月15日,特朗普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要求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企业生产的电信设备",并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实施禁运。

一时间很多美企召开紧急会议,并以书面形式和华为断绝一切商务合作,华为的物料甚至被连夜运出美国企业的工厂。

结果呢?海思主帅何庭波发布致员工信,宣告备胎一夜转正!

满心以为能像制服中兴一样,直接掐死华为的美国人发现,海思毅然决然站了出来,一如六十年前那些坚守上甘岭的志愿军战士。

一年之后,美国再下狠手,祭出终极大招——无限追责机制,禁止采用任何一点美国技术的所有公司为华为供货,逼得中芯国际,台积电等半导体企业无法为海思代工芯片。

真正的生死存亡时刻,已经向华为快速逼近。

通信基础设施是一个国家科技产业的基础,5G更是全世界走向工业互联网时代的门票,马斯克的星链计划与之相比,只不过是一个富豪的科幻美梦。

华为代表中国企业海外最大影响力与中国半导体产业龙头,代表的是中国获取现代国际社会管理员的权限。

华为要是顶不住了,十多年里中国企业的“走出去”全球战略势必兵败如山倒,追赶了几十年的国产半导体行业将失去生机不断萎缩。

还有小米、海尔、中兴、联想以及成千上万中国企业都将失去全球化时代的未来,甚至会拖累一带一路政策沦为水中月镜中花。

难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努力付之东流吗?并不是。

上甘岭战役并不能把美军赶下太平洋,但可以为板门店谈判争取朝鲜战争和谈的砝码。

同样,通过提前储备芯片尽量长时间坚持,通过半导体产业国产替代加速落实,通过牺牲部分芯片性能进行国内生产,只要华为在史无前例的极限重压下能坚持到最后,已经大招用尽的特朗普政府必然走入无牌可打的死胡同。

临近选举的特朗普政府已经失去了继续将贸易战打下去的政治底气。新冠疫情问题上,美国的各种歇斯底里,也证明了特朗普已经走到了狗急跳墙的地步。

朝鲜战争最后的关头,杜鲁门曾不惜进行原子弹威胁,如今同样的恼羞成怒轮到了特朗普政府。

两者的色厉内荏,如出一辙。

3

毛主席说,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如果这句话放到眼下,那就是看似咄咄逼人的美国总统,真正的权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一手遮天,无所不能。

特朗普政府由三大政治势力组成:反全球化的底层白人、政治极右翼,受益于全球化的商界金融界,以及关系若即若离的共和党体制派。

特朗普的政治基础来源于底层与极右翼,政治未来却是和女儿女婿亲近的商界金融界,但政策推行却不得不依赖共和党在两院的配合。

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本来就没打算能赢,而是要开一家右翼电视台,把支持者当成政治资本运作家族生意。

所以意外当选之后,毫无准备的特朗普根本没有总统样,立马暴露了三个性格缺陷:

自己好面子、看不得别人出风头、耳根软没有主见。

所以,特朗普的政策基本上就游荡在三股各怀鬼胎,相互宫斗的势力之间,谁能满足特朗普好面子、爱出风头的心理,谁就能捏住他的软耳根子,让他喊出自己需要的声音。

在对华贸易战中,特朗普政府内部三股势力各怀心思,根本没有政治凝聚力把“自损八百、杀敌一千”这种冒险激进的决策坚持到底。

一年贸易战下来,制造业回流政策被大企业阳奉阴违违彻底沦为嘴炮;底层白人全靠中国制造压低通胀,不敢继续增加关税;主张小政府共和党体制派也不愿看到一个战时独裁者的出现……

加之全球半导体产业本已经产能过剩,如果美国强行切割中国市场,全球产业生态必然一片狼藉,苹果,高通等等美国相关企业也要遭殃。

比如,全球芯片巨头高通在2018亏损后,2019年全打赢苹果专利费官司才实现盈利,疫情之下的2020年还要指望着中国带动全球市场迅速复苏。

于是,所有人都看到,虽然特朗普宣布一次次加关税,搞禁运,每次都是延期、临时许可,这次也不例外留下了120天的缓冲期,总之一点一点给对方空间、时间,消化冲击,因此贸易战一年以来,中美逆差不降反增。

一来二去,同样喊对华施压的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民调已经领先了,加之疫情问题上丑态百出,特朗普只能将治国无能怒火一次次倾泄华为头上。

在中美必然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局面下,特朗普极限施压掐死华为的根本目的,为的就是打断中国攀登科技高端产业链的脊梁,胁迫中国在贸易战投降,才能最大程度选情扭转不利,最大程度博取最美国民众最普遍的选票支持。

当年的板门店谈判桌上,毛主席给出了八字方针:以打促谈,边打边谈。

时过境迁,贸易战的唇枪舌剑中,华为慨然走上了上甘岭,成为了中美谈判的关键。

4

2018年12月,受美国当局指使下,任正非女儿,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加拿大扣留至今,重获自由之日遥遥无期。

按照美国财政部说法,任何人如果违反美国金融机构禁运法规,将面临最多100万美元的罚款和20年的监禁。

孟晚舟被扣留半年之后,美国直接封杀华为,面对央视采访,任正非第一次谈起女儿表示,翅膀硬了,父母不需要担心。

言下之意是要壮士断腕,不让自己女儿成为拖累中国对美谈判的累赘。但坦然如他,比起聊华为业务时的豪迈自信,谈起女儿时,依旧藏不住那一瞬间的恍惚。

任正非已经是古稀老人,父女这一别,或许就是永远。

一边是被扣为人质的女儿、一边是被美国极限施压的华为,在中国和美国贸易大战的紧要关头,任正非站在了前线的前线,潮头的潮头。

他不能沉默,也不能激动,甚至不能表达对女儿的担忧。因为,华为守卫着上甘岭,他守护着华为,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不能乱了军心。

家国的千钧重担,轰得一声,砸在了任正非的肩头。

1987年,因为公司被诈骗200万,43岁的任正非在多次恳求之后,还是被扫地出门,背上了百万的债务,连妻子也与他彻底决裂。

走入绝境的任正非凑了两万块注册了一家叫“华为”的小公司,从此,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成为了这家新公司未来之路的深刻写照。

2000年,那场世纪互联网泡沫破裂前夕,正值华为以220亿元营收雄冠国内电子百强,任正非却挥笔写下流传至今的商界雄文《华为的冬天》,一语成谶,后来差点卖掉公司。

2004年,华为刚刚从GSM业务的一败涂地中走出,任正非便对何庭波说:给你两万人,每年4亿美金,一定要站起来。多年后,任正非说,华为坚持做系统,做芯片,就是为了被别人断粮时,有备胎能顶上。

承受了十年的非议之后,海思终于端出了28nm工艺的麒麟910芯片,从此华为在手机与半导体上,开始了一段波澜壮阔的逆袭。

可惜,同一年,研发功勋王劲突发昏迷,离开了人世。华为的加班如同华为的薪水一样,在业内首屈一指,逆袭成功背后,是一代代华为人的血汗甚至牺牲。

崇尚狼性文化,拼了三十多年的华为,公司生态必然是残酷的,对离职员工的态度也被很多人批评为傲慢。在一般职场视野下,这些批评不无道理。

然而华为是在市场竞争环境下,由中国人堂堂正正打入西方高科技产业阵地的一根桩子,即便只是生存下来,也要承受比国内同行们沉重无数倍的压力,更何况还要硬着头皮去接美国的制裁大棒,除了拼命没有第二种办法。

当年的上甘岭没有五休二,今天的华为不狼性,就活不下去。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任正非都没有选择,华为也早已经没有了退路。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华为 美国 中国 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