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传硕导薛燕平简历照片资料逼死女生黄静怡 硕士生导师体制怎样改革

说说这位导师比较可能的后续吧:

薛燕平

1.本人装死,联系不上;

2.学校内部压制消息,外部装鸵鸟;

3.司法部门大概率没办法有效介入;

4.教育部门象征性的惩罚个“三年内不得招收研究生”;

5.热度一过,该咋咋地。

说句残酷点的话:

我国现有的硕士生体制不改革,这样的悲剧只会愈来愈多。死的孩子绝大部分都是白死!

你死你的,人家避避风头过几年马照跑舞照跳!

我在好几个回答里都提到过,我国现有硕士生体制最大的问题就是学生导师之间的权利存在压倒性的不对等!

普通学生在老师面前别说是抗争的资本了,很多时候连抗争的勇气都没有!

一边是没进社会的学生仔,一边是尝尽百态的老江湖。

一边除了极端行为以外没有任何筹码的学生,另一边确实从学术成果到毕业大权甚至到行业发展(不多但是有)都有控制权的教授。

人,在极端情况下,不是在压抑中爆发,就是在压抑中死亡。

沟通?

求助?

跟谁?

家长?有几个家长有权有势能威胁到一个被国家事业单位保护的“高级知识分子”?

辅导员?说真的,亲身经历,辅导员不按着你的头去给导师服软就算不错了;

学院?和稀泥+模糊时期+倒打一耙。亲身经历,不喜勿喷。学院对导师没有强制管理学生问题的权利,更多只能是调解。一边是流水的学生,一边是铁打的教授,不言而喻。

还有谁呢?媒体?大众?

如果你有石锤,倒不是不能考虑。但是你可想好了,一旦走上这条路就没有任何回头的余地了。

很多时候我都跟别人说,别把大学当成是学校,你把它当成是一个覆盖面广,关系网大的市值亿到百亿级的国企很多东西就很好理解了。

且不说很多孩子除了微信截图根本没有其他真正有意义的石锤。

这些东西,说句难听的,是你死后才有用的!

你要是拿不出该导师贪污经费,学术/项目造假,猥亵学生的石锤,媒体帮不了你也不会帮你。

所以,有些时候别怪孩子,我也绝望过,我是亲身体会过那种孤立无援的绝望和绞尽脑汁想不到办法的痛苦。

制度的改革固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但是也该动起来了。

别再让这样的悲剧不断重演了好嘛!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中传 研究生 导师 薛燕平 简历 照片 资料 女生 黄静怡 硕士生 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