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形针吴松磊简历资料背景 回形针自来水从哪来油管视频台湾地图翻车

回形针在2018年6月的一期节目“自来水从哪来?”中, 网友发现在B站和油管视频中的地图不一样,B站视频中带有宝岛tw,而油管视频中不带。


由于视频压制需要大量的时间,所以得出结论,回形针面向国外用户上传的是另一个版本。

此行为引发网友不满,称其为两面针。

目前,吴松磊在微博上发表了澄清,但网友似乎不太买账。

网友爆料:https://weibo.com/3146485692/IzLANgFYo

吴松磊澄清:https://weibo.com/6414205745/IzN84aQ3r

今年年初人民日报转发了回形针关于新冠病毒的视频,回形针一度成为最热门的科普节目。

中国人为什么爱嗑瓜子?

机票价格都是怎么定的?

如何拯救秃头?

你拉的屎都去哪了?

……

生于1994年的吴松磊

每天都在研究这些成年人的

“十万个为什么”。

2年前,他创立了科普视频节目“回形针”,

用三到五分钟,

解答一个常见却被忽视的小问题。

最火爆的一期

《如何为13亿人调度列车》,

总播放量达到2000万。

他觉得好奇心是人类的共性,

而他想做的,

就是当代生活的百科全书。

编辑 | 谭伊白

2017年11月30号,吴松磊发布了第一期节目《摄像头如何监控十三亿人》。播出后,微信公众号就积累了近1万的关注用户,在微博上转发量超3000。

这是吴松磊口中“我们不做就不会有人做”的事情,他从两年前开始创作科普视频,将真实可信的文件、数据、影音资料用动效形式呈现出来,做成一档严肃的、高信息密度的、给成年人看的科普视频节目。

研究的内容可上天可入地,既严谨认真又十足幽默。比如说《如何拯救秃头》、《如何打造顺滑好写的圆珠笔》、《跑车凭什么这么贵》……,周遭的一切都可以引发他的追问。

两年时间内,他和团队已经做了92期视频:“当代人的生活太复杂了,信息太杂,有太多东西等着我们去真正搞懂。”

9月17日,在B站更新的最新一期视频《如何打造顺滑好写的圆珠笔》,目前播放量超过26万,排在科技榜单前三名。

在中国,科普视频大致分两类。一类趋向于给小朋友看的科学故事,语言轻松幽默但内容偏低龄化。另一类,是学者或专家,直面镜头,干巴巴讲解知识。

正因为发现了这个缺口,加上坚信每个人对世界都拥有最基本的好奇心,大学毕业后的吴松磊从一名产品经理转头做起了科普短视频。

我们在北京见到了吴松磊,虽然提前知道他是94年的,看起来还是比想象中更年轻一些,没想到他已经当爸爸了,孩子不满一岁。

他穿着素T,脸上有些疲惫,还冒了几颗熬夜后的痘痘。见到我们他挺羞涩,话也不多,跟他制作的视频里滔滔不绝说旁白的那个形象判若两人。

吴松磊和同事们讨论动效制作

“回形针”的根据地是一个共享空间的两层办公室,他的团队已从最初只有两个人扩充到了19人,一楼是办公区域,二楼有一块用来拍摄绿幕人像的地方。

约第二天早上10点的采访时间时,他说没问题,“我们上班时间是早上12点到晚上9点,这样不仅能错开高峰期,同事们也能睡个好觉。”加上这是一帮平均年龄95后的年轻人,晚睡熬夜、夜间活动,再正常不过了。

他想也没想直接把公司门禁卡交给了我们,明天同事都没我们到的早,“你们自己开门进来就行了”。

以下是吴松磊的自述。

自述 吴松磊

我叫吴松磊,94年,江西师范大学毕业的。我现在做的事儿就是制作科普视频,致力于研究这个世界是如何运转的。

大学的时候,产品经理特别火,我一度想成为一名产品经理。后来产品经理风头减弱,我发现视频是内容方向的一个风口,于是就换了方向。

大学毕业之后我做了一个自己的短视频项目,叫做“面壁实验室”,从老家搬到了北京,就是因为北京做内容的人多。

后来我在大象公会工作,尝试着做了一期《鲁本斯为何要画三颗星》,讲的是画家鲁本斯在代表作《农神食其子》中一个有趣的细节常常被人忽略——画面顶部的三颗星,我们就解释给大家听,他为何要画这三颗星。

着手做短视频后,我发现自己在写作以及研究陌生领域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于是我就自己独立出来了,方向是专门做科普视频。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回形针 吴松磊 简历 资料 背景 自来水 油管 视频 台湾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