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涉黑判25年太轻为什么不判死刑 孙小果真实家庭背景(图文)

玉溪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孙小果于1994年、1997年因犯罪两次被判刑,特别是1997年犯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孙小果出狱后,网罗刑满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以昆明市五华区国防路的昆都M2酒吧为依托,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孙小果为组织者、领导者,顾宏斌、曹靖、栾皓程、杨朝光为积极参加者,冯俊逸、赵捷、王子谦等人为其他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先后实施了开设赌场、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妨害作证、行贿等犯罪及其他违法行为,严重破坏了经济、社会管理秩序。

 
庭审中,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法庭主持控辩双方围绕指控事实进行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2名鉴定人出庭作证,被告人作了最后陈述。曹靖、王子谦等4人当庭认罪认罚。法庭依法保障了被告人、辩护人的诉讼权利。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部分被告人家属、媒体记者和群众旁听了案件公开审理。
 
孙小果出狱后涉黑判25年是不是太轻了 再审应判死刑立即执行(图文)
 
孙小果恶行始末:
 
云南一哥孙小果因涉黑被捕,且被全国扫黑办、国家扫黑督导工作组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
 
此消息一出,无不令人拍手称快,至此,雄踞彩云省多年的“大佬”终于倒台。
 
孙小果何许人也?为何国家公安部门要将其作为重点督办案例?故事的起源要从1994年的一起强奸案说起。
 
1994年,还是昆明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带着几个人街头闲逛,把两个女孩强行拉上车轮奸。可惜当时消息闭塞,信息滞后,孙小果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且在在武警学校档案里1975年出生的孙小果,到了法庭上成了1977年出生的人,从19岁变成了17岁。
 
总共算下来,孙小果只是被困牢狱几个月而已,三年徒刑基本属于监外执行,他在1995年就被保外就医,这是孙小果第一次逃脱法律的制裁。
 
1997年,香港黑帮片的情节在昆明上演,孙小果带着同伙又抓了两个女孩,将她们带到夜总会包间拳打脚踢,用竹筷和牙签刺女孩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女孩的手臂,还逼迫她们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然后猛击女孩的头部,以致牙齿脱落……,且在作案时曾开着武警公车在大街上游荡。
 
《云南法制报》给出的关键词是:黑暗,残暴。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两年四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中国法律年鉴(1999)》披露,法院一审查明,1997年,孙小果曾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有当众情节。
 
就在媒体将一桩桩恶行抖搂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时候,诡异的事情,一件又一件。
 
孙小果再而三,三而四突破法网。
 
孙小果涉黑判25年太轻为什么不判死刑 孙小果真实家庭背景(图文)
 
2008年10月27日,一名叫孙小果的申请人曾就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申请国家专利。凭借专利发明获得减刑,而且一减再减,到底哪天出狱至今成谜。
 
2015年5月27日晚,M2酒吧玉溪店开业庆典,身着一身花衬衫的他出席并多次与人合影留念。
 
2016年5月9日晚,M2酒吧庆祝3周年之际,孙小果和友人在酒吧合影,身穿花衬衫的他坐在最中间。
 
2019年4月,国家扫黑督导工作组进驻云南,收到大量群众反馈关于孙小果的涉黑涉恶线索,遂成立专案组,挂牌督办,至此,孙大圣倒台。
 
好了,孙大圣的传奇故事到此已被终结,我们根据以上信息再来梳理一下孙大圣的身份背景:
 
据公开资料显示,孙小果,生父不详,其母亲孙××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在孙犯案时至少为三级警督级别,继父李××现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1997年11月10日凌晨孙小果被警方抓获时所开的警用车即是其父的车。被法院判决死刑立即执行后,其父母多次为此事件奔波,孙小果在狱中的发明专利皆为其母亲一手操作。
 
看到了吧?这就是你我口中所说的“官二代”!当真是“朝廷有人好办事”啊!当公权力不能保护奉公守法的公民的时候,就会沦落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古语言“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条也早已写明:适用刑法人人平等。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那为什么到了我们这位孙大圣身上就“不适用”了呢?
 
这个问题困扰我很久而不明,直到我无意间翻来《西游记》才恍然大悟,据说地上每一位能兴风作浪、孙猴子降不了的妖精都有个天上的亲戚,背后都有一个后台够硬的师门,所以才能屡屡从孙猴子的金箍棒下逃脱。想必,我们彩云省的这位孙大圣亦是如此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悲凉。三级警督,公安局长,这些本该“惩恶扬善、保护公民”
 
的人民公仆,居然为了帮自己的孩子逃脱法律的制裁而知法犯法,甚至不惜沦为其保护伞,这是何等的悲哀。
 
回首再看,建国以来,能够切实践行“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同罪的人,也只有朱德朱老司令一人吧?
 
而我们的孙大圣犯了法,整个彩云省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将其绳之以法,还“谈小果色变”,其身后的背景可想而知,这让我想到了《武林外传》里的一集,范大娘在县衙里说“上面有人”,楼顶突然垮塌,把范大娘压死了。问题来了,县衙为何突然垮塌,把范大娘砸死了呢?
 
网传孙小果真实家庭背景(摘自百度贴吧:http://tieba.baidu.com/p/6144582498,本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仅供读者参考):
 
孙小果涉黑判25年太轻为什么不判死刑 孙小果真实家庭背景(图文)
 
养父,李桥忠,1996年4月起担任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1997年3月被授予二级警督,1998年2月被免职,1999年调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退休。
 
生父:陈培忠,1942年,历任第13集团军政委,云南省军区政委,云南省纪委书记。(不实,已辟谣)
 
生母:孙兰兰,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刑侦大队民警。1992年就被授予三级警督,当时该局政治处主任只被授予一级警司,比孙兰兰还要低一级,而她当时并未担任任何职务。
 
外公:孙雨亭,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不实,已辟谣)
 
大舅:孙大虹,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禁毒局局长。
 
小舅:孙小虹,昆明市中级法院院长,1999年因走私进口汽车,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2004年任云南省商务厅厅长。
 
二舅姥爷:孙岳,曾任周秘书,国&务%院办公厅纪检组组长。(不实,已辟谣)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