曱甴拼音怎么读出处 曱甴什么意思 香港港独暴徒曱甴

曱甴

曱(yuē)甴(yóu)就是蟑螂(小强)的意思。

广东粤语发音为:ga(第三声)za(第二声)

这两个字是广州蟑螂的粤语写法,读音“嘎砸”。“嘎”是“甲”从“日”的中间一横往下竖,读音近似普通话的“嘎”,粤语拼音是gad6。另一字象“由”字,从“日”的中间一横往上竖(当然写的时候要往下竖,只是不要超过“日”的中间一横,粤语拼音是zad6,象普通话的“砸”。

 

港独分子暴乱事件愈演愈烈,香港警队执法受到监警会和法官的双重制约,难以形成威慑力,造成暴力事件不断升级而得不到有效打击。为什么港独暴乱分子袭警烧车侮辱国徽国旗还能被保释?香港的保释制度是什么样的?香港法官的权力为什么这么大?我们现在来解读一下:

原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原常务副主任陈佐洱,在2015年香港举行的“香港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论坛上公开指出香港出现了两个“化”的问题:

第一个“化”的问题,是没有依法实施“去殖民化”,“让一些本应放在历史博物馆里的东西跑出来招摇过市,有的还被奉为金科玉律”;

第二个“化”的问题,则是老殖民主义者在上世纪80年代初炮制的“去中国化”死灰复燃、气焰嚣张。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国化”,使得“一国”之下的“两制”都受到伤害,这种背离历史本质的怪现象造成香港巨大内耗、引发里里外外许多问题。

现在形成的局面是,香港的港英时代延续下来的文化教育体系,在源源不断地生产制造着“反共”与“反中”两位一体的香港年轻人,而香港港英时代延续下来的司法体系,还在继续由英国人为主的外国人掌握着香港的司法权,在实际纵容“反中”行为。这样的香港焉能稳定?

主导香港司法权的这些外国人的政治立场,通过法院对有关“占中”的判决已经表达得很明显了。在审判冲击政府的黄×峰、罗×聪和周×康时,一律给以轻判,黄×峰被判80小时社会服务令(社服令)、罗×聪被判120小时社服令。周×康判入狱三个星期,缓刑一年。

法官轻判的理由是,他们犯罪是出于良好的动机,即真心因自己政治理念或对社会现状的关心而“表达自己诉求”。看这些判决结果,你觉得这是惩戒还是纵容?法官的这些轻判理由,跟英美政府对“占中”的立场和表态有多大的不同?

香港司法系统的大量外国人担任法官现象,容易导致香港的司法独立,变成只是相对于中国主权的独立。如果没有包括司法权在内的治权的回归,那么主权的回归也就有很大的泡沫成分。

港独分子暴乱事件愈演愈烈,香港警队执法受到监警会和法官的双重制约,难以形成威慑力,造成暴力事件不断升级而得不到有效打击。为什么港独暴乱分子袭警烧车侮辱国徽国旗还能被保释?香港的保释制度是什么样的?香港法官的权力为什么这么大?我们现在来解读一下:

 港独分子为何能被保释?香港法官有什么权力解读(图文)

 

先来看看之前的“占中”:

曾建超在“占中”期间,向11名警务人员泼粪水和尿液。如果这种袭警行为发生在美国,被警察当场一顿暴揍绝不稀奇,甚至被当场枪毙的概率也不小,美国警察可没有香港警察这么憋屈,在美国警察的执法面前,很少有美国人敢采取曾建超这种的挑衅和袭警行为。美国警察的霸道“风采”在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中,已经向世界充分展示过了。

再看看香港,仍是这个曾建超,他的袭警和拒捕行为虽然被香港的法院认定成立,但只被判了五个星期的刑期。

如果孤立地看七名警察的案件,可能很多人还不能理解问题的严重性在哪。对比这两个案子,香港司法的问题所在就很清楚了。一个袭警辱警的“占中”暴力分子得到了法院的轻判,一个在执行公务过程中被袭被辱的警察在被激怒状态下,在反击中使用了一定程度的暴力,就被法院予以重判。香港的地区法院,在维持秩序的警察和破坏秩序的“占中”分子之间,采取了完全的双重标准。

法院为贯彻这个双标可真是下了功夫。对于袭警的暴力“占中”分子,法院充当的是“暖男”的角色。不仅仅曾建超被轻判,四名冲击立法会大楼,用铁马撞破立法会大楼的玻璃和大门,犯有非法集会和公开损毁公共财物的“占中”分子,在“法治”的香港,也得到了轻判。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曱甴 香港 港独 暴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