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冠疫情有没有可能二次爆发 防入境输入措施流程漏洞巨大为何不停航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国内二次爆发怎么办?别笑,很有可能的事,目前百万留学生,还有想回国的华侨华人,国外的疫情进一步发展,大规模排华得话,这些人要不要回来?漏网之鱼能一个不差的全抓住麽?自己出门看看,街上现在不带口罩的有多少了,有一个漏网之鱼,再引起连锁反应怎么办?我们的医护力量够么?如果我们再发生二次感染,我们支援给对方的医护能说走就走?到时应该把谁放icu里,然后过来给你说一句,别怕,虽然没医护了,但你要相信自己的免疫力。

日前,杭州一个留学生闯小区的视频热遍全国,这体现了我国防输入工作存在很多问题。同时,钟南山院士在发言时,表现出了深深的担忧,他担忧外国传入的病毒传染性强,会再次引发国内疫情。  2020年1月23日封城的时候,武汉的病例数是400多,而现在海外的病例数直奔20万而去。  如果看人口与患者的比例,那么现在全球很多国家都比2020年1月23日的武汉危险。  中国处于二次疫情爆发的前夜,我们要做什么才能不让疫情在中国二次爆发呢?  一、 外防输入的漏洞  目前,中国对于防止境外输入各地采取的措施不同。北京是一律隔离。  上海分了重点十六国和其他国家,对于重点十六国的管理较严,但是对于其他国家的管理比较松,居然出现了患者发烧依然能转机去陕西,自己在陕西机场主动投医的怪事。  广州是分了红黄绿码,绿码的标准是你没去过疫情严重国家,你没有什么不适和发烧,然后就可以自己打车走了。  而事实上,我们知道,现在能爆出大量病例的都是比较发达的国家或者接受了中国核酸试剂援助的国家。  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没有大规模检测的能力,所以他们所谓的病例数只是冰山一角。  以前一段求助工作的塞尔维亚为例,全国700万人一共检测了200多例就有几十例。  你只看病例数,塞尔维亚应该是疫情不太严重的国家,而实际上,这个国家已经到了四处求援的地步。  所以,重点国家的分类毫无道理,没有病例的发展中国家情况不知道严重成什么样子,只是国家能力不行,做不了检测而已。  而对于这些国家来华的人员,上海机场任其转机,广州机场让他们打车离开,其中隐藏的风险不言而喻。  此外,还有一个小漏洞是超长潜伏期的问题。目前都是隔离14天。  而新冠潜伏期有24天的,有29天的,虽然这种病人数量极少,但是由于入境人数太多,千分之一几率,也会有不少人员,这些传染源,在出了14天隔离期,也就自由行动了。  二、 最危险的时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2020年3月的中国湖北省之外,比2020年1月23日更危险,二次爆发的危险迫在眉睫。  1月23日正值春节假期,全体人员宅家让病毒逐渐暴露。不上班,不上学,只要不外出,基本而没有什么传染机会。  而2020年3月的中国,已经全面复工,各种饭店已经恢复堂食,很多地方的咖啡馆、茶馆已经开始营业。一些省市已经开始复课,也有一些人开始松懈,聚会,不戴口罩,一起吃饭。  现在一个潜伏期带病毒者,能够比1月份传染更多的人。  更可怕的是复工复学以后,大食堂吃饭依然在大食堂吃,只是单人单桌。  而新冠病毒在密闭空间内是可以气溶胶传染的,吃饭无法戴口罩。  这样很容易出现,一个人感染整个单位,整个学校的人,进而这些人再回去家庭感染,引发大规模社区疫情。  所以,2020年3月到4月,会是最危险的时刻。  一方面外来输入管理松懈,大量无症状甚至有症状的病毒携带者入境。  他们在交通工具上会感染同行者,而各地仅对境外人员有防范,而对与他们同程交通工具、同住宾馆的人没有强制隔离措施。  因为从潜伏到发病需要一个时间,所以只有发病了以后,才会去追踪接触者,而此时接触者又接触了很多人,最后一个发病就要隔离一大群人。而且还有时间延迟。  所以,这是最危险的时刻。  三、 不可能三角的选择  经济学上,有人提过一个蒙代尔三角,说有些事情是不能兼顾的。  现在在疫情爆发上,也有一个三角。  服务业复工学校开学,入境管制,疫情爆发也都成了一个三角形。  你不可能三者兼顾,而只能获得两个。其中成本最低的就是边境严控。  这个时候,不应该分什么国家,而是所有人入境都隔离检测。  航班的安排要与接待能力配套,不能无限制飞进来,然后手忙脚乱。  国内还要继续紧张一段时间,不能开学,不能让饭馆堂食。在入境人员全部控制之前要高度警惕。  这样才能阻止疫情在中国二次爆发。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日前,杭州一个留学生闯小区的视频热遍全国,这体现了我国防输入工作存在很多问题。同时,钟南山院士在发言时,表现出了深深的担忧,他担忧外国传入的病毒传染性强,会再次引发国内疫情。

2020年1月23日封城的时候,武汉的病例数是400多,而现在海外的病例数直奔20万而去。

如果看人口与患者的比例,那么现在全球很多国家都比2020年1月23日的武汉危险。

中国处于二次疫情爆发的前夜,我们要做什么才能不让疫情在中国二次爆发呢?

一、 外防输入的漏洞

目前,中国对于防止境外输入各地采取的措施不同。北京是一律隔离。

上海分了重点十六国和其他国家,对于重点十六国的管理较严,但是对于其他国家的管理比较松,居然出现了患者发烧依然能转机去陕西,自己在陕西机场主动投医的怪事。

广州是分了红黄绿码,绿码的标准是你没去过疫情严重国家,你没有什么不适和发烧,然后就可以自己打车走了。

而事实上,我们知道,现在能爆出大量病例的都是比较发达的国家或者接受了中国核酸试剂援助的国家。

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没有大规模检测的能力,所以他们所谓的病例数只是冰山一角。

以前一段求助工作的塞尔维亚为例,全国700万人一共检测了200多例就有几十例。

你只看病例数,塞尔维亚应该是疫情不太严重的国家,而实际上,这个国家已经到了四处求援的地步。

所以,重点国家的分类毫无道理,没有病例的发展中国家情况不知道严重成什么样子,只是国家能力不行,做不了检测而已。

而对于这些国家来华的人员,上海机场任其转机,广州机场让他们打车离开,其中隐藏的风险不言而喻。

此外,还有一个小漏洞是超长潜伏期的问题。目前都是隔离14天。

而新冠潜伏期有24天的,有29天的,虽然这种病人数量极少,但是由于入境人数太多,千分之一几率,也会有不少人员,这些传染源,在出了14天隔离期,也就自由行动了。

二、 最危险的时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2020年3月的中国湖北省之外,比2020年1月23日更危险,二次爆发的危险迫在眉睫。

1月23日正值春节假期,全体人员宅家让病毒逐渐暴露。不上班,不上学,只要不外出,基本而没有什么传染机会。

而2020年3月的中国,已经全面复工,各种饭店已经恢复堂食,很多地方的咖啡馆、茶馆已经开始营业。一些省市已经开始复课,也有一些人开始松懈,聚会,不戴口罩,一起吃饭。

现在一个潜伏期带病毒者,能够比1月份传染更多的人。

更可怕的是复工复学以后,大食堂吃饭依然在大食堂吃,只是单人单桌。

而新冠病毒在密闭空间内是可以气溶胶传染的,吃饭无法戴口罩。

这样很容易出现,一个人感染整个单位,整个学校的人,进而这些人再回去家庭感染,引发大规模社区疫情。

所以,2020年3月到4月,会是最危险的时刻。

一方面外来输入管理松懈,大量无症状甚至有症状的病毒携带者入境。

他们在交通工具上会感染同行者,而各地仅对境外人员有防范,而对与他们同程交通工具、同住宾馆的人没有强制隔离措施。

因为从潜伏到发病需要一个时间,所以只有发病了以后,才会去追踪接触者,而此时接触者又接触了很多人,最后一个发病就要隔离一大群人。而且还有时间延迟。

所以,这是最危险的时刻。

三、 不可能三角的选择

经济学上,有人提过一个蒙代尔三角,说有些事情是不能兼顾的。

现在在疫情爆发上,也有一个三角。

服务业复工学校开学,入境管制,疫情爆发也都成了一个三角形。

你不可能三者兼顾,而只能获得两个。其中成本最低的就是边境严控。

这个时候,不应该分什么国家,而是所有人入境都隔离检测。

航班的安排要与接待能力配套,不能无限制飞进来,然后手忙脚乱。

国内还要继续紧张一段时间,不能开学,不能让饭馆堂食。在入境人员全部控制之前要高度警惕。

这样才能阻止疫情在中国二次爆发。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中国 新冠 疫情 可能 措施 流程 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