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朵尔是什么药真的对新冠管用?李兰娟体外细胞实验没有临床价值

 

李兰娟这项研究没什么临床价值,体外细胞作用浓度比这些药正常剂量的体内免疫细胞浓度高了上十万倍,得吃进去多少才有用?还顺便踩了克立芝,克立芝好歹在治疗SARS、MERS这些冠状病毒都被证明有效,王广发也说用它治好了自己的新冠状病毒肺炎,她说的这两种药倒好,一个临床报道case都没有(说浙江确诊数多没人死亡的请问是服用了这两种药么?李兰娟敢这么说么?湖南广东也是么?),我很好奇她有何底气觉得这个只有体外细胞水平实验的药能替代目前被证明临床有效的药?还好她没说比Gilead的那个治疗Ebola的药效果还好,没把牛皮吹上天(Gilead的瑞德西韦也需要有统计学意义的临床实验验证,对大多数人是否有效也未知)。

李兰娟本身就没啥学术水平,但是很会当官从商,作浙江省卫生厅厅长期间把自己和丈夫郑树森运作成工程院院士,后来又成立树兰医疗集团、树兰医院,现在由儿子郑杰当CEO负责。她从厅长退下后也不甘寂寞,三天两头发重大消息上微博热搜,这段时间曝光率比钟南山还高,一会是疫苗一会是重大抗病毒成果,散布各种毫无价值的信息。

真正严谨有责任感的医生/科学家会对面向大众说的每句话负责,为预防和治疗病毒提供客观、真正有指导价值的信息,而不是弄一个大新闻为利益集团代言。这些所谓的专家中,还好钟南山做了一个很好的表率。

阿比朵尔应该是作用于Spike Protein(和病毒与宿主细胞的结合有关,以下简称S蛋白),达芦那韦应该是作用3CLpro(蛋白质水解酶)。

S蛋白整体的序列一致性和SARS不高,分子对接结果不准确,所以不做阿比朵儿。3CLpro的序列一致性和SARS非常高(96%),同源建模的结果准确,因此主要把目光放在达芦那韦的分子对接上。

这个小分子就是达芦那韦

达芦那韦

我们要用它和3CLpro(如下)做一个分子对接,评价药物和靶点的结合情况

3CLpro

我同时还选用了洛匹纳韦(经典的蛋白酶抑制剂),醋酸环丙孕酮(雄激素受体)这两个药物做验证组和陷阱组,检验分子对接参数调校是否准确。理论上来说,醋酸环丙孕酮的结合情况会比较差,洛皮纳韦的结合情况会比较好。

分子对接按照构象计算—对接模拟—能量最小化这一顺序进行。具体的分析和数据不做陈述,直接上结论,达芦那韦的综合对接评分为149.482分,洛匹纳韦的综合对接评分为146分,醋酸环丙孕酮的综合对接评分为99.7025分。

因此,仅就基于药物虚拟筛选的结果而言,达芦那韦和靶点的结合情况较好,与经典的蛋白酶抑制剂效果相近甚至略高。我对这次新的研究成果持乐观态度。


当然,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所做的这个”小项目“,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比如验证组和陷阱组的数目还不够等,所以不能算是特别严谨,仅供参考。

我最近想写一篇文章,整合一下目前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药学领域的进展,以及科研人员大致会从哪几个方向来入手进行药物研发。感兴趣的知友可以点一个关注。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阿比朵尔 新冠 李兰娟 细胞 实验 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