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说的哪几种药物用于临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图文)

 
一大早,钟南山院士就来到位于广医一院的办公室工作。通讯员苏越明 摄

一大早,钟南山院士就来到位于广医一院的办公室工作。通讯员苏越明 摄

关于疫情:谁都不敢保证不会出来一个超级传播者

 

截至1月24日12时,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876例,死亡26例。疫情是否会蔓延、病例是否会继续大规模增加,成为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疫情在全国还不算暴发,没有出现非常明显的连锁反应,只要控制住这个就好办。”钟南山说,武汉通报疫情后,广州迅速启动了防控措施,卫生、交通、机场、海关等部门加强了针对性健康监测,各客运站、地铁站启动了体温检测,制定了公共交通工具防控工作指引,并对来自湖北的反向人口流动进行了排查。“广州很多防控措施走在了全国前面,这很好,但是,仍然不可掉以轻心,仍然要非常小心,因为谁都不敢保证不会出来一个超级传播者。”

 

钟南山强调,目前最有效的防控手段就是早发现早隔离。“发现了,就隔离!只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及时被隔离,后期病人就会少很多。”他说,要尽可能减少传播,传播的病人越少,出现“超级传播者”的几率就减少。

 

关于治疗:已有几种药物准备用于临床治疗

 

钟南山所在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的指定医院之一。1月17日,该院就启动了医院收治与防控工作部署,成立医院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位于新住院大楼23楼、用于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负压病房也在第一时间准备就绪。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钟南山说,广州各大医院将实现血样标本的数据共享。“对于患者血液里病毒载量的发展规律、细胞因子等等,我们都需要有第一手资料。”他说,“患者呼吸道里的病毒载量是多少,经过一段时间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其影像变化又是怎样的?把这些问题都弄明白了,很多东西就能够搞清楚”。

 

钟南山表示,目前,已有几种药物准备用于临床治疗,“已经确认是安全的,但具体疗效还需进一步观察”。

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上海科技大学联合研究团队发现一批可能对新型肺炎有治疗作用的老药和中药

研究团队后续将继续深入开展针对性的抗2019-nCoV活性测试,为临床研究和治疗提供更加直接的指导。

候选药物包括蛋白酶抑制剂茚地那韦(Indinavir)、沙奎那韦(Saquinavir)、洛匹那韦(Lopinavir)、卡非佐米(Carfilzomib)、利托那韦(ritonavir)等12种抗HIV药物,2种抗呼吸道合胞病毒药物,1种抗人巨噬病毒药物,1种抗精神分裂症药物,1种免疫抑制剂以及2种其他类药物;研究发现含有“二苯乙烯”结构的孟鲁司特以及植物药活性成分虎杖苷和脱氧土大黄苷与Mpro结合较好,可能对病毒有抑制作用;在前期抗SARS研究及计算机模拟基础上发现老药肉桂硫胺、环孢菌素A可能对2019-nCoV有效,其中肉桂硫胺是上世纪70年代用于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对冠状病毒3CL水解酶具有抑制作用,免疫抑制剂环孢菌素A可以阻止病毒的核衣壳蛋白与人的环孢亲和素A相互结合,已有研究表明联用干扰素和环孢菌素A能显着抑制冠状病毒在人类支气管和肺部复制及造成的组织损伤。研究还发现,虎杖、山豆根等中药材中可能含有抗2019-nCoV有效成分。

 

应急攻关团队已经完成了肉桂硫胺等公斤级合成工艺,制剂工作正在进行;环孢菌素A的胶囊制剂制备工艺也已经完成;其它部分药物的合成工艺探索也已完成。欢迎相关企业和研究机构与攻关团队合作,共同抗击2019-nCoV。

展开全文

声明:勿转载。若非转不可,须以链接形式标注本文地址。

TAGs:钟南山 药物 新型冠状病毒